兩人的愛情,因意外懷孕變為一人的羞恥

01 不被允許的意外懷孕

她是一個溫柔漂亮、成績優異的女孩子,今年高三,因為無法拒絕同樣帥氣體貼、表現優秀的男生的追求,她瞞著父母老師,談起了戀愛。也許是天性好奇,她開始偷嘗禁果,不久卻發現自己懷孕了。

之後發生的事情讓他們手足無措。藥物流產並不輕鬆,在經歷了嘔吐,腹痛等一係列折磨過後,藥流並沒有起到任何效果。她不得不進行人流,而人流完全不是廣告裏麵說的那麽無痛輕鬆。

永無止境的痛苦讓女孩身心俱疲,更讓她難過的是,當她向男朋友抱怨時,他並沒有像以前那樣溫柔體貼,照顧她的情緒,反而憤怒地指責她 —— “你怎麽那麽不小心?!萬一出什麽意外,你知道會給我惹多大的麻煩嗎?!”

女孩陷入了抑鬱絕望,她真的開始反思自己的行為,覺得一切都是自己的錯,覺得自己對不起這個小生命,“都是我不註意,才會這樣的”……她陷入了過度自責的情緒裏。

這是一次既平常又不那麽尋常的社會事件 —— 不被大眾接受的意外懷孕。

在我國,根據衛生統計年鑒的數據,2014年 和 2015年 意外懷孕後的人流手術數目均在 900萬左右,大約占據當年世界人流總數的1/6(藥流未統計在此數據內)。

文獻數據顯示:

人流低齡化嚴重,25歲以下進行人流的占據人流總數的 47.5%;

大量的人流屬於初次人流,未育女性的比例為 49.7%;

未進行避孕的總比例是 50.3%,其中大部分是心存僥幸,也有因為不懂避孕知識和沒有避孕用具;

避孕失敗的總比例為 43.9%。其中近一半是未能正確使用和佩戴安全套。

作為一名心理谘詢師,我不會痛心疾首地指責意外懷孕的人,或者大談如何避孕。我隻想對經歷意外懷孕的女生以及你的另一半說說,你們應該如何覺察自己的情緒,讓情緒波動不超出自己的控製範圍,避免做出讓自己後悔的決定。

02 羞恥感是一種被拒絕的感受

意外懷孕時,情侶雙方基本都是處於驚慌失措的狀態,不知道如何應對。女性常常出現一係列的情緒困擾:自責,絕望,悲傷,自我批評,難過,憤怒,羞恥,內疚……

如果懷孕是在“不被允許”的情況下出現,那麽“羞恥感”會是一個很主要的情緒。羞恥感會導致當事人感覺到自責,無助,憤怒,甚至於引發抑鬱等情緒。

當女生發現自己懷孕,而這段關係是不被允許的時候 —— 沒有讓家人知道自己的戀情,或者這段戀情是家人不同意的;沒有做好懷孕的準備,或者現階段不能懷孕 —— 則無法求助於家人,可能也無法求助於朋友。

當女生渴望得到男朋友的情感支持和安撫,卻沒有得到,則會出現一種無助感,羞恥感也會隨之出現。如果男朋友對其進行“羞辱”,這種羞恥感會不斷疊加。

上麵案例中的男生,算是我見過的表現相對好的。他雖然也有發脾氣,但還是一直陪在了女朋友身邊。

反觀某些男生,不但沒有給予女生恰當的安慰,而且成為了施虐的暴君,把自己的負麵情緒一股腦全宣泄到女方身上。或是表現出回避、逃跑、假裝不知情等行為,一聲不響就消失了 —— 認為這一切都是女人的事情,跟我無關。讓女方隻能一個人來承受這部分的痛苦。

03 羞恥感讓我們跟全世界隔離,讓我們無比孤單

布琳·布朗(Brene Brown) 教授在書中《我已經夠好了》( “I thought it was just me” ),提出了她對羞恥感(Shame)的定義:

羞恥是一種痛徹心扉的感覺和經驗。它的本質是,我們因為自身的缺陷,而深深相信自己沒有歸屬,以及沒有人會接納自己。

臨床谘詢中常見的羞恥感有三種,這些羞恥感會不同程度的出現在意外懷孕的女性身上。

1、核心羞恥感:是一種普遍的羞愧感,它是“虐待”所遺留下的產物。

曾經被虐待(體罰,或者言語羞辱)的人會覺得自己不值得被愛。她從重要他人的身上所接收到的訊息“你是多餘的、沒有意義的”,這種信念會被她內化到心靈深處。

當她意外懷孕需要獲得外界支持卻求而不得,或者無法尋求幫助時,她內在的核心羞恥感就會被重新激活。

2、社會性羞恥:奠基於核心羞恥感,主要來自於社會的不認可。

對於不允許談戀愛的年齡,或是不被認可的未婚先孕,社會性羞恥是無可避免的一部分。

3、自我羞恥:來自於無法滿足他人需求時的挫敗感。

這種羞恥感在意外懷孕的當事人身上極其常見。女生為了維護一段看上去美好的關係,或是害怕被對方討厭,會默認男生不戴套的行為而導致懷孕。原以為自己的犧牲會讓這段感情持續下去,萬萬沒想到,懷孕卻成為了對方厭惡自己的原因。

04 回避羞恥,反而會加長羞恥的持續時間

可能你會問,既然羞恥感這麽糟糕,我怎麽才能去掉這種不好的情緒和感覺?

心理學認為,情緒是我們對當下情景的直接反應,它能幫助我們采用正確的行為以應對挑戰。

如果有人威脅要傷害你,那麽出現憤怒情緒是合適的,因為麵臨受傷,憤怒可幫助你威懾甚至攻擊對方,更好地保護自己。

如果有人在滿員的電梯偷偷放屁,他將麵臨暴露後被評頭論足以及被厭惡的危險,於是羞恥感出現了,為了保護自己的社會地位和人際關係,在羞恥的提示下他可能會隱藏或是糾正錯誤。

但是,並非所有的情緒都是對我們有幫助或者適應當前情境的。過度強烈的情緒,不但不能幫助我們更好地適應環境,甚至會阻止我們進行正確的情緒表達。

經歷意外懷孕的女生,可能感受到的羞恥感大部分都是不適合的。她們不但沒辦法通過羞恥來修正自己的行為和適應環境,反而會被這部分的情緒所困擾,變得更孤獨,更不願意向外界求助。

這部分不合適的羞恥感,往往來自於過往經歷的創傷。個體在童年的某個階段曾經一度的體會到羞恥,或者生活在引發羞恥的環境中,現在發生的事情,引發並激活了她過往的情緒體驗,導致出現過度的羞恥。

這種核心羞恥感是一種特別痛苦的情緒,因為比起社會性羞恥和自我羞恥,它與個人有著最緊密的關聯。

他們會覺得自己在別人眼中是受貶抑的,同時也相信別人將要對他們表達更多負向的情緒:輕蔑、嘲弄、憎惡……他們會因此遠離外界,避免和他人接觸;主動拒絕自我,甚或攻擊自我,覺得自己是不完美的,沒有價值的、沒教養的、可憎的或愚蠢的。

很極端的情況是,她們可能會抱持著諸如“在我的內心深處,我是不好的”或“如果你認識真正的我,將不會想要看我”的這類信念。

由於羞恥的核心感受極為痛苦,當事人常常試圖通過回避來降低痛苦,不但無法真正的擺脫這種痛苦,反而延長了羞恥的困擾。

為了緩解這部分的羞恥感:

我們需要接納並表達這部分的情緒,與此同時提高自我接納的能力,矯正自己的“錯誤認知”。

當你覺得羞恥時,不要試圖回避,試著去體會一下羞恥感所帶來的情緒以及身體感受。

當你開始進行自我批評,自責的時候,試著告訴自己,“我正在改變”“我並沒有自己感受”的那麽糟糕。

做好情緒表達以及恢復社會支持力。不要因為“我不好”“沒有人喜歡我”而回避人際交往,要尋找穩固且有效的“重要他人”給予幫助。

如果上述的辦法依然沒辦法幫助你,而你一直陷入到自我批評與否定中無法自拔,或者常常因為羞恥而體驗到憤怒、焦慮等情緒,或許就需要專業人士的幫助。

05 愛情是兩個人的,意外懷孕也是

意外懷孕後,男生可能一邊薅頭發一邊和她說,“我們怎麽這麽不小心”,自覺煩惱不已,可真正懷孩子的她,想聽到的可不是這些。從身體裏孕育出一個生命,作為母親的自己反而充滿羞恥與悔恨,那是什麽感覺?男生一輩子都不會知道。

心理學有一個說法,意外之子在某種意義上是不受歡迎的“闖入者”。

很多女性來谘詢室求助的時候,都會選擇一個人,她們甚至會說 —— 之後我也是一個人去墮胎。因為羞恥感,女生寧願獨自麵對這件事。

但有一個值得重視的問題:愛情是兩個人的事,因為愛情而引發的一切後果,都不應該由一個人來承擔。

如果你還沒懷孕,但安全措施做得不是很好,對於可能懷孕這個情況,你和另一半需要想清楚一些事情:一旦懷孕你們要怎麽辦?當你把這件事告訴他時,你希望他是什麽反應?你們要如何麵對孩子,以及你們的未來?

如果你們最終選擇流產,需要和這個被放棄的小生命說永別。就好像產婦坐月子,還有一個月的修養期,這不光是身體的修養,也是心理上的修養,更是一個告別的儀式。